洗钱版《绝命毒师》,一季比一季惊艳

和其他平台相比,网飞Netflix的剧集以量取胜。   诺大的片库中,总有观众想看的那一款。   在这量产级别中,还有一些十分低调小众的优质剧集存在。   德剧《暗黑》,越琢磨越可怕;   着重于心理侧写的《心灵猎人》,台词精湛表演上乘。   还有刚回归第三季的

曾将1600港元净资产公司推上市。




 作者 |  王玥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日前,香港证监会一纸罚单让“邦盟汇骏”出现在大众视野,但多数人已经想不起曾经是不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新世纪之初,邦盟汇骏因“把1600余港元净资产的自己送上市”而一战成名。那一年,“邦盟汇骏”这四个字不仅代表了港交所“最小”的上市公司,还意味着创始人卢华威“点石成金”的“金手指”出圈了。

 

在以往报道的只言片语中,深谙资本市场运行规则的卢华威,仿佛“动动手指”即可为拟上市公司扫清路障、抬高估值。20年过去,任谁或许都想不到今日的“邦盟汇骏”会以一种“被敲打”的姿态再度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浪,而当初那个“鱼跃龙门”的公司也早已悄悄改头换面。

 

 

1

主妇获配1.1亿新股,
券商被指涉嫌转移资产

日前,香港证监会公布,因没有遵从有关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监管规定,香港券商邦盟汇骏证券有限公司(下称“邦盟证券”)被罚款370万港元,同时该券商的负责人邓某被吊销牌照五个半月(2020年2月11日起至2020年7月25日止)。

 

这一处罚决定,要从2016年锦州银行(0416.HK)及雅迪控股(1585.HK)上市时说起。

 

2016年,邦盟证券的数名客户认购了锦州银行和雅迪控股的配售股份,随后又在一连串场外交易中以买卖票据的方式,将大部分或所有有关股份转让给第三方。看似并无不妥的交易,实则部分细节疑点重重,从而引起监管层的关注。

 

在多个可疑个案中,包括邦盟证券向一名从无投资经验、承受风险能力低的家庭主妇,配售了近1.1亿股新股,价值1.89亿港元。据香港证监会公布,于北京居住的家庭主妇(客户C)在2016年5月开户,同月即参与认购雅迪,并获分配约1.1亿股股份,金额约1.89亿港元。其后,该主妇又在同年5至12月期间以买卖票据方式向19名第三方售出其认购的99%的股份,涉资1.9亿港元。

 


来源:香港证监会官网

 

此外,还有客户A、B通过类似方式转让9323.2万股锦州银行股份及客户D通过类似方式转让927.5万股雅迪股份的情况,交易金额介于446.26万港元~8.59亿港元之间。

 

香港证监会认为,上述新股配售存在诸多疑点:包括持股人在申购新股后,在一连串场外交易中以买卖票据的方式,将大部分有关股份转售给第三方;配售股份的认购款额与有关客户的财务状况不相符;除了买卖配售股份外,有关客户没有在其邦盟证券的帐户进行任何其他交易等。

 

而邦盟证券在此期间,没有实施足够的内部监控以及客户尽调措施,从而导致了可疑交易的产生,违反了《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及《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指引》。

 

公告发出后,市场上出现部分质疑邦盟证券涉嫌帮客户转移资产的声音,券业观察多次致电邦盟证券但均未接通。截止目前,邦盟证券也并未发表相关声明。

 

邦盟证券并非资本市场上的新手,其母公司邦盟汇骏集团(下称“邦盟集团”)实际上早已扎入股市多年。集团创始人卢华威也是有着十余年财会与投融资专业经验的熟练“操盘手”,早年靠帮助拟上市公司扫清路障、抬高估值而赚得第一桶金,其后更是以一己之力,将自己仅有1600余港元净资产的公司推上香港创业板。纵横资本市场多年,颇有些传奇色彩。

 

2

曾将1600港元净资产公司推上市

资料显示,卢华威1984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会计专业,其后顺利进入当时世界“七大”之一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8年上市公司审计工作后,他转而加盟到万国证券香港分公司,担任融资部经理,为上市公司提供融资服务,也开启了其个人资本运作的生涯。(万国证券曾被评为“中国第一大证券公司”,一度影响国内外,绝对是中国证券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至今提起仍让无数人唏嘘感慨,对万国证券历史感兴趣的伙伴可以在微信公号“券业观察”后台回复“万国”调取。)

 

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震惊国内资本市场的“327国债”事件发生,闻名遐迩的万国证券一夕崩塌。同年,迫于生计的卢华威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会计师事务所,即此后邦盟集团的雏形——邦盟汇骏国际有限公司(下称“邦盟国际”),以帮助内地民营企业海外上市为主营业务,开始自己创业。

 

与彼时市场上的会计师事务所及券商有所不同,卢华威认为上述机构都需因他们独立的立场,对拟上市公司进行审计、指导,实际上并非可以“完全为客户考虑”。因此,卢华威给邦盟国际的定位是“全方面的为客户”,并通过咨询、包装等方式帮助服务企业顺利、尽快上市甚至是抬高估值。

 

据卢华威描述,他曾通过帮纺织企业永隆实业与全球最大化工公司杜邦牵线搭桥、建立合作,而使永隆实业在IPO时获得2.5倍的超额认购,筹资6000多万港元;通过给医药公司维奥生物包装业务、增加概念,将其市盈率做高20倍、多融资近6000万港元。

 

在帮助其他公司上市时,卢华威显现出其对资本市场潜规则出色的洞察和钻营,而到了运作自己公司上市时,卢华威更是创造了以“1600港元净资产上市”的神话。

 

2001年,邦盟国际成功在香港创业板上市,而上市时,其净资产仅仅为1644港元。与主板市场不同,香港创业板对拟上市公司没有盈利性要求,侧重企业的成长性和发展前景。那么,卢华威是如何让市场相信他的公司具有强韧潜力的呢?

 

据介绍,即便当时邦盟国际的净资产看起来颇为“羞涩”,但却在上市前开始大规模向股东派息。在1999年到2001年期间,邦盟国际分别向股东派发股息91.6万港元、114万港元、435万港元。这场连续3年上涨的分红盛宴,成为助力邦盟国际顺利上市重要臂膀之一。

 

2001年7月,邦盟国际(8158.HK)成功上市,创造了“以净资产不足两千港元,募集到3200万港元”的战绩,市值一度高达8000万港元。

洗钱平台还是被迫背锅?数千人在YY被骗,平台有罪否?

【黑话连篇】 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达到让人精神得到升华的目的。   “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诈骗公司,专干洗钱、骗人的勾当.....”   微博上,数百人正在对这家广州的公司进行口诛笔伐。他们都是诈骗的受害人,有的人被骗撸了

 

值得一提的是,邦盟国际在上市半年后又进行了一次配售,融资了1000万港元,而卢华威本人就套现了800多万。

 

但卢华威并不认为是自己的上市技巧或者包装策划赚取了投资者的欢心。

 

此后,卢华威又相继成立了邦盟顾问、邦盟证券等公司,通过为客户提供会计管理、企业重组、资产评估、财经公关、公司秘书、中介角色、基金管理等服务打造邦盟“一站式顾问服务”。由此,“财经顾问+资本运作”的邦盟集团诞生了,卢华威也完成了从一个会计师到集团公司主席的蜕变。

 

 

3

“消失”的邦盟国际

但让人颇为不解的是,二十年前就暂露锋芒的邦盟集团,若不是因为此次香港证监会的一张罚单,似乎早已消失在大众视野中。更诡异的是,连上市公司“邦盟国际”的身影都像在人间蒸发。

 

关于其集团近况,券业观察目前所能追溯到最新的披露即来自于邦盟集团官网在2016年9月份的一则“集团简介”。

 

该简介表示,邦盟集团旗下当时共有10类子公司,按业务分工划分为邦盟汇骏顾问、创意、上市秘书顾问、专业翻译、专业培训中心、基金管理、证券、移动投资及评估公司。部分业务又根据所在地的不同分化扩张成更多,如邦盟汇骏顾问(深圳)有限公司、邦盟汇骏顾问(厦门)有限公司等。

 

无独有偶,邦盟集团官网上的其他信息也几乎纷纷停滞于2016年,且多数子栏目并未设置跳转链接。企业官网的作用在这里似乎已然形同虚设。

 

至于邦盟集团旗下最早上市、也是唯一一家上市的子公司邦盟国际则已经彻底改头换面,由一个咨询公司变成了研究再生医学的生物药企。

 

券业观察注意到,邦盟国际在2008年曾发布过一则公告,称公司将改名为“中国生物医学再生科技有限公司”,并不再使用现有中文名称。


来源:邦盟国际公告

 

中国再生医学股票代码及相关介绍的一致也验证了邦盟国际已“变身再生医学公司”的事实。官网显示,中国再生医学(8158.HK)的主营业务为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从财会咨询到生物医药,虽然二者在高专业门槛上具有相似性,但行业跨度之大仍令人咋舌。


来源: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官网

 

而在生物医药股纷纷创造历史新高的当下,中国再生医学近一个月的股价却一路下跌。截止发稿,中国再生医学报0.236港元/股,总市值6.15亿港元。这个前身创造纪录的上市公司似乎再难逆袭。

 

 

4

违法、失信、被执行……
“操盘手”旗下还有多家公司经营异常

而另一边,擅长资本运作的卢华威似乎也正在面临着企业经管的压力。

 

天眼查显示(仅限内陆地区数据),卢华威目前是迦博数码科技(厦门)有限公司、邦盟汇骏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黄浦分公司、邦盟汇骏翻译(深圳)有限公司、福建省特尔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及广州中科邦盟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共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些公司的成立日期从2003年跨越到2018年,注册资本从200万港元到7700万港元不等。

 

此外,他还是深圳市罗素医药有限公司、青岛学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邦盟汇骏顾问(深圳)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的董监高,行业除经管与医药外,还涉足农业及科技领域。其中,邦盟集团旗下的邦盟汇骏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黄浦分公司的经营状态已经变成“已注销”。

 

而卢华威担任法人代表中的5家公司中已经有3家,在近3年时间内陆续因违法、失信等原因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及被执行人。分别是:

 

2020年2月10日,卢华威担任高管的深圳市罗素医药有限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2019年10月24日,卢华威担任法人代表的福建省特尔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因连续3年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2018年11月20日,卢华威担任高管的邦盟汇骏数字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直到当年12月21日被移除)

 


来源:天眼查

 

从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单、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再到被执行人,2018~2020年期间,卢华威担任董监高的内陆企业的经营异常程度愈演愈烈,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卢华威本人在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状态。

 

券业观察注意到,港股上市公司山东新华制药(0719.HK)2018年的一则任职报告披露,卢华威获任为该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同期于该公司第九届董事会,直至2020年12月20日。该公告同时披露,卢华威亦担任重庆机电(2722.HK)及天福(6868.HK)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及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Fasteps Co., Ltd.的外部董事。

 

初见,惊艳。蓦然回首,曾经沧海,早已是换了人间。卢华威和他的邦盟集团曾缔造无数辉煌和资本市场神话,如今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却是以这样的出场方式,甚至外界对卢华威和他的邦盟集团已经知者寥寥。你是否了解过卢华威?对邦盟证券涉嫌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的行为怎么看?





朋友圈都在晒的“微信支付分”,攒到多少分能借花呗?

最近,微信支付分全面开放,每个微信用户,都拥有自己的一个分数值,且每月根据综合数据更新一次。达到一定的分值门槛,用户即可享受超千项便捷服务。 @微信支付官方微博 发微博说:“据说,昨天的小马哥在朋友圈里四处挑战。”马化腾在评论中晒出自己的83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