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变心」了



最近,被邀请参加了支付宝新版的内部测试。看到测试版支付宝的第一印象是:哟,怎么变脸了。


以外卖为代表的本地生活服务应用,升到了第一屏最显眼,最有流量的位置;第二屏则直接给我推荐了附近的餐饮、娱乐等服务。



支付宝内测版本

我后来有机会参与了与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花名孙权)的闭门交流,发现这次「变脸」还是值得说道一下的大变化。甚至在我看来,「变脸」是个表象,真正的发生的是支付宝「变心」了——它的追求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数字化生活大提速

 

年初以来的疫情,让职场人习惯了使用远程办公软件在家上班。而生活方面,外卖和送货上门的需求和用户习惯养成,也在全中国极其迅速地蔓延。


我记得 20 年前网络还没盛行的时候,有人做过一个通过不出门依靠互联网活一周的行为艺术。现在看来,二十年后,这种数字化生活因为疫情,成为了全中国人民的集体日常。


中国的网民数量看起来增量已经不大,但数字化生活这件事空间却还大得很。这段时间,不仅仅把原来老年人这样的数字化生活「钉子户」都卷入进来,全国很多还没有接入到生活服务平台,没有进入数字化生活系统的那些小餐馆、小超市,因为疫情,第一次开通了外卖、上门业务,为了生存第一次把业务搬到了网上。


一个原本可能需要 3-5 年时间逐渐蔓延和渗透的趋势,这几个月一下子产生了结构性的改变。


据胡晓明说,支付宝走向数字化生活平台这件事,是几年前就开始规划,已经在后台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比如小程序生态的搭建、搜索等技术能力的准备、地网能力的铺设等。这次疫情,看起来是更早地让他们迈出了第一步。


支付宝这个战略方向的思考,这个追求的改变,其实挺容易理解。


作为电商巨头,阿里在二十年前做的是将中国从大到小的买家数字化,将他们带到了淘宝和天猫平台。二十年后,阿里看到,在更广阔的本地生活和零售行业,还有数千万商户,仍然徘徊在线下。而这个时候,支付宝显然是承载阿里这个数字化生活平台最有力的基石。



重来还是重构?

 

阿里对本地生活市场已经尝试和布局了很多年。2004 年并入的口碑,几经沉浮在 2015 年重新开启。2018 年饿了么加入阿里全家桶,后和口碑组成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


一年半之前,阿里开始研发小程序。其后,支付宝小程序和阿里小程序互通,直接打通了饿了么、飞猪、淘票票等本地生活 BU 与淘宝、天猫和支付宝之间的底层,组成真正意义上互融互通的阿里经济体。


在外界看起来,阿里在生活服务领域折腾了很久,但成绩并不算特别亮眼。我很好奇,合合分分之后,支付宝这次改版,是不是一次卷土重来?


但胡晓明的理解却不太一样。他眼里这更像一次重构,而不是一次重复。他比较坦诚地复了下盘,在他看来,以前那些业务背后的目标,大多是为了支付。多少都有点要拱卫支付宝以及其背后的金融产品能力的意思,心里会想着要在一些市场里捍卫「场景」,支付宝的持续发展是看起来更重要的目标。


很显然,现在的环境不太一样了。今天一方面支付宝已经成了绝对的「国民应用」级别的产品,而支付宝衍生的蚂蚁金服也已经在金融科技方向上越来越领先。但更关键的是,有个更大的趋势,在推动阿里目标的转变。


「数字化是整体的大趋势,而支付宝要做的是顺势而为,而非单纯地争夺某个细分市场。」胡晓明认为这次疫情是中国数字化生活提速的重要催化剂。当数亿人通过网络在家办公、学习、购物和娱乐,中国的整个社会效率会因为数字化很快提高 3% 到 5%,而数字化生活也会有巨大的变革空间和必要性。


胡晓明认为现在的目标,不再是思考支付宝怎么让更多人用,怎么巩固自己的市场,而是怎么把自己变成一个「土壤」,助推数字化生活的加速发展,自己的价值自然会在这个进程中变成必然的结果。


在他看来,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阿里在供应链、营销、安全、点单、支付、配送等方面已经积累了技术和经验。而现在,在数字化的大趋势下,阿里要通过支付宝,将这些能力开放给更庞大的、迫切想要加入数字化进程的线下服务行业。


这意味着支付宝变脸背后,支持的不只是阿里全家桶,而是瞄向更多的线下商业的数字化。这将是一个明确开放的数字化生活平台。





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

扩展

 

其实在数字化生活服务领域,从垂直行业到综合平台,已经有众多玩家深耕许久了。我在听胡晓明讲数字化生活这个大战略的时候,最大的疑问不是在趋势、而是支付宝要通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按照他们的设想,成倍地加速这个数字化生活的增量空间,而不只是一场存量争夺呢?


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要从阿里近几年一直强调的「商业操作系统」里找答案。




阿里的「商业操作系统」在 2019 年 1 月,由阿里集团 CEO 张勇在 ONE 商业大会上提出。本质上,这套商业操作系统,能够提供一种数字化整体能力的输出。希望帮助客户数字化运营消费者,也能数字化运营供给和生产。这套商业操作系统的两边节点,则是数据和技术,通过分析公司和行业数据,用技术为企业带来降本增效的数字解决方式,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核心。


既然叫操作系统,代表的整套的能力输出。阿里自己对于商业操作系统的解读,指的是通过对品牌、商品、渠道、服务、金融和物流等相关要素的把握,掌控人员流、资金流、商品流、物流、信息流。通过数据采集和分析,在全运营流程和节点帮助企业进行优化和创新,帮助其实现数字化和在线化。


这套流程,是阿里在将中国数万家商家和品牌,搬到淘宝和天猫的进程中总结的。而现在,支付宝显然是希望,通过将整套操作系统开放,帮助更多的线下服务商家,完成数字化进程。


在阿里上一次的「数字化」进程期间,补贴大战、流量大战是不可磨灭的痕迹。但是,在这次迫在眉睫的新的「数字化」时代,单纯的补贴或者流量,可能还不够。


将数十万亿的线下服务转化到线上,考验的是公司的「全栈能力」。是不是能够将生活服务领域如此复杂的需求覆盖住,是不是能帮助如此参差不齐的发展状态和商业水平的力量提升效率,帮他们创造更大价值,而不是成为一个新的「成本增加」,这是一切的关键。


作为国民级应用,支付宝的这次「变心和变脸」,可以预料必然会提供更多的优惠补贴和流量助推,届时必然有大量合作者涌入。


但这一次阿里能不能打开局面,恐怕考验的就是能不能把系统的核心使命、平台的长期健康度和健壮度放到更高的位置,而不是一次追求速成,并不惜代价的冲锋。


归根结底,「系统先进性」永远是平台级竞争的根本。它源于目标,进化于思考,落实于行动。


支付宝的「变脸」背后,确实是其目标和追求的改变。但能否真正通过开放被有效整合的全栈能力,去提高生活服务领域的生产效率,营销效率,可能要「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看出来。


疫情,注定会深刻改变中国商业的发展道路,支付宝显然已经第一个出发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阿里巴巴官方